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影天殊

生生世世如我浮華,不過一場水月鏡花

 
 
 

日志

 
 
关于我

戈少:抖M蠢逼【写手】兼全能渣滓三观不正中二好少年 / 幻三四楼紫X古剑觞恭X仙四云紫X仙五凡幽书石 / 企鹅罐+夏目追击中 / 永遠的十七歲,時而明媚時而憂傷最喜歡搞瞎別人雙眼,愛生活愛game愛人类爱肉球,光面折原臨也影面阿伊.本体饕餮吃货一只

网易考拉推荐

【剑网三同人/毒花】小江湖(五毒X万花/end)  

2011-10-05 02:27:28|  分类: [垃圾场]其他文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的废水,真心好久不写东西了。这次为我特别喜欢的CP练练笔。

真心我自己就是个蠢到死的毒哥XDDD。

和以前的文风完全不一样,希望能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看完?

+++++

 

 

小江湖<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补天觉得自己这辈子就和万花的耗上了。

实际上补天就想像五毒树顶村底下那个常年打坐常年一级的弟子一样平平淡淡过掉一辈子的,这种小小的心愿被在万花修炼到满级的妹子杀回来打碎了。妹子不仅强迫补天拜了自己为师父,还逼着没学会神行千里的他自己跑到了万花谷,途中穿越了六条河三个大城市九座山无数村子,沿途被无数等级高出自己七十九的红色怪物追杀,耗时一块三毛二。

补天不明白为什么妹子师傅要拉自己来万花谷,这里花花草草好看,中原人长得也好看,这一切也不足以构成把自己强压出五毒的理由。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看的掉进了万花谷的河里。

“大哥你稍微给我长长脸好不好?”妹子师傅修行过之后操着一口流利的中原话流利的数落着补天,补天觉得委屈,不用长你的脸已经够大了。

补天甩手放出一招冰蚕牵丝,这个是出于一些不太纯洁的理由找了阿幼朵学的唯一的一招,从没用来补过血,一直用来爬墙,熟练度烧到了六重。

“这个是我二徒弟,花间,以后你们两个搭伙练级。”妹子师傅叉着腰,挑了件最奔放的装备,胸显得无比之大,可惜她也是个花间。

“但是他比我高出快三十九級了,你拿我给他刷成就感吗。”补天指着花间。顺带把这个中原人从头到尾看了一遍。长得真好看。苗疆的汉子都精壮无比,腹肌比别人胸肌大胸肌比六块腹肌大,苗疆的妹子也剽悍无比,除了胸肌没有汉子那么大,其他都巾帼不让须眉。补天想,这么细弱一条汉子真的没问题吗,想着想着也就顺着说了出来。

花间挑挑眉毛。几秒钟之后妹子师傅招了个小萝莉在补天身上练起了缝针。

 

其实就是这样一些小故事。

没什么内涵,没什么风月,没什么生离死别。

小人物的小江湖而已。

 

 

1.       空山新雨草色青

 

补天把五毒的懒散一直带到了中原。

每天就等着妹子师傅日完常之后带他下个本,平时放着小蛇自己吹着笛子慢慢磨怪打任务。

花间一个人清完自己的场之后,经常无聊看一看补天人在哪。

十五级的时候,补天在七秀。二十级的时候,补天在七秀。二十五级的时候,补天在七秀。三十級的时候,补天在七秀。

光火。

“你想妹子想疯了?天天跑七秀打猴子吗?猴子万花谷也有啊!”花间丢了一句话过去。

“没啊,七秀姑娘凶得很,一路遇上的全是冰心,抢不到猴子,也不想娶七秀姑娘回家。”

“那你天天在七秀干嘛?”

“学缝纫呗。”

“……”也算正事。虽然这样花间还是觉得头痛了起来,“几级了?”

“十七呗。”

“……你他妈的怎么练的都多少日子了才十七。”一向气质忧郁高雅的花爆了粗口。

“我来来回回跑呗,没粗布了就回天一教那里刷粗布,刷完了再回七秀缝头巾呗,我都缝了五十多个了就是不给我升,亏的我都快卖蛇血了。作为你师父的大哥,借我点银子买粗线吧。”

花间第一次觉得也许练练离经比较好,被气到吐血的时候不用嗑药。花间去拍卖行把1~52能用到的布论斤买了一车子,让人送到,七秀。

之后的七天里,花间不停的收到补天砸给他的小香包。被迫和最不想扯上关系的混蛋刷了一半好感度。

花间终于受不了了,神行千里跑到补天那边,补天坐在巴陵的桃花树下一边执着的缝着头巾,一边吹着树叶指挥旁边可怜兮兮的蛇打着小怪清任务。看到这个情景,花间只好拿出笔先帮他清干净了任务,结果一个卷轴开了黄了又一个卷轴开了黄了,等到最后补天打算回七秀的时候花间才想起来,“你能不能挑个别的送送?”

补天看着花间,深黑色的眼睛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看的花间觉得自己的脉由正常的一息四下变成了六下。

补天深沉的说了句知道了。然后神行回七秀。

花间看着这满了一半的好感度,突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然后从那一天起花间就没收到过小香包。

补天改送了大红花。

没两天两个人的好感度就满了。

 

 

2.       杨花落尽流水情

 

补天说自己从来没去过中原的城市,去过唯一现代化的大城市就是树顶村。

花间带着补天去了扬州。

扬州是个好地方,江南这块宝地山清水秀,人又干净,也没有乱咬人的老虎狮子。除了第一句之外都没什么文化水准。花间带着补天去书馆让他挑点书看,一转身就找不到补天人了,补天站在桥上看着那站着的两个万花弟子张三李四,一个离经一个花间,形影不离。

“看什么看,张两个眼睛是让你多读点书不是看这些东西。”

“你不也是万花的,这两个搞不好还是你师叔呢。”

“……”花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嘴。

补天双手撑着桥的红漆栏杆,“我说花间啊,我原来就是打算和小妹在五毒平平淡淡一辈子的,挖挖大黄打打鹿也就知足了,结果小妹被送到中原万花了,她去就去呗还把我给揪出来。现在倒好,练着练着,我都没人生目标了。”

“你以前那种人生目标还真是侮辱人生目标这四个字,我错了不该让你多看书的侮辱更多的字。”

“……说正经的。你打算以后怎么说?等把我带到挺强的时候,你再回谷带新弟子?”

补天侧过脸,深黑色的眼睛又是紧盯着他看。

这次脉数变成了一息八下。“老实说我也没想过,事实上我打算出去闯闯之后就回谷,跟着孙师傅学药,世间经典岂是一辈子能看的完的,能看多少就看多少吧,看到老学到老。”花间跟着补天一起靠在红漆栏杆山,细碎的杨柳风扫过平静的黑发,传过来芍药花的香。

补天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说。结果到最后只说了一句话。

“那事实上你和我原来的人生目标也没什么区别。”

花间扎爽了针之后又把心法切回了打手。

两个人一阵沉默。

这个时候一个撑着绢布杨花伞的藏剑公子走过小桥,斜眼看了一眼正在调息的补天,用足够大的声音悄悄的骂了一句,“什么年代了还戴银子首饰,土鳖。”然后一扭腰闪着全身金光灿灿从他们面前走过。

补天憋红了脸,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一个词能回嘴。

“花间,我想看书。”

“几级了?我身上不少蓝的紫的能给你。”

10級。”

“……你怎么做到的。书呢。任务不是给过吗,野外不是能打到吗。”

“能看的书都被我扔了,想起来要看的时候打到的书都看不了。”

“你丫真欠扎。”这句是北方方言。

 

为了省钱为了升级,补天抄了一下午枪谱第一部。差点吐出来。

 

如果他们再命长一点,能过了几千年,补天就会知道有一种生物叫做皮卡丘。有一种人叫做二货。

合起来刚好可以骂那个说自己土鳖的家伙。

 

 

 

3.       酒不醉人成三人

 

虽然补天是妹子师傅的徒弟,但本质上还是她家大哥。

一边开着小蝴蝶一边吹着笛子跟在她后面刷本,阅历蹭蹭蹭增长的像磕了药一样,前面的妹子杀的无比欢脱,一笔一划的小书法,最后换墨成红。

虽然花间开杀的时候也是这样,甚至比这个还狰狞,虽然补天觉得包括甩自己一脸墨水的时候花间依旧保持着极度高贵冷艳气质忧郁的微笑,但是看着自家妹子这样杀的畅快淋漓突然莫名的心揪了一下。

“妹子啊,你什么时候和我回苗疆,哥哥帮你找个好人家嫁了好不。”

妹子的黑衣服沾了厚厚一层血,有的顺着妹子白的有些刺眼的皮肤往下滑,有的已经干掉了,映出一块更大的深黑。妹子抬头看着自家大哥的蝴蝶翅膀,愣住了,好长时间没说话。

“哥啊。你还打算回苗疆过平淡日子吗。”

“是啊,我想带你回苗疆,中原是好,也认识了不少朋友,但是越在外面走,我就越觉得当初答应长老把你送到万花是不是————”

“停,哥你想说什么我知道,也许我是后悔过离开苗疆闯江湖,”妹子看着补天,用同样黑亮的眼睛看着他,全身抖着,不知道那是真疼还是真气。“但我从不后悔来我花。我一辈子,都以我是个万花弟子而自豪。”

说话真够味。

补天叹口气,摸了摸妹子的头,正如那多少年前两个人岁数还是个位数的时候。妹子也是气了疼了,他会伸手摸摸妹子的头,说走吧哥给你买糖吃。

有些东西他会变的。有些东西他是不会变的。

我会变吗?

补天默默的擦掉了这个想法。

“走吧,看不到你穿嫁衣就算了,哥给你缝大红花戴。”

 

远远的看着这对奇葩兄妹的花间,抓着书的手指紧了紧。

对自己说了一百遍并不在意那个傻货。

其实他不在意的,至少那个时候是手上那本书,拿反了。

 

 

4.       三千缘愁少年留

 

人生不过短短七八十年。总该给我些时间让我为自己而活。

补天的小江湖认识了不少人。

扬州城里骂了自己土鳖的大少爷,半途出手救过自己的军爷,学缝纫的时候受过他一点指导的公孙七秀,眉清目秀肌肉强健的小光头。还有那个一见钟情的小道长。

说白了一见钟情,真的只是见过一面。

身姿若鹤,惊为天人。

顺带一提补天的阅读已经七十二了。

补天坐在雪山的亭子里,看着那个自己都不知道名字的小道长,用清洌的声音教着自己师侄们纯阳的心法。

“他真好看。”

花间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符合。自家师兄好多都是好道士这口的,之前自己也觉得道长真是又好用又好看,但是被补天说了之后,就不觉得小道长长得多好看了。

“喜欢人家就去说啊。”

“可是又不能带回家。这里太冷了,我住不来。苗疆那里常年夏天,他肯定也受不了。”

虽然不靠谱,但真的很现实。

花间撇撇嘴,没说话。

“走吧。“

“不看了?“

“花间长得不比他差,看你就够了。“

“那看一辈子也会想吐吧。“

补天回头看着花间,花间抱着双臂,笑的花枝乱颤。

实际上花间觉得补天很可能会回他一句没打算看一辈子,所以提前做好了控制自己的准备,万一一冲动甩他一脸墨水反而体现自己真的很在意。

补天这个不太靠谱的人,给出的答案往往都是不太靠谱的。

阅读到了七十二也不太靠谱。

“花间啊。“

“嗯?“

“你觉得是我跟你回谷里好还是你跟我回寨子好?对了,我不介意两边跑,一年半载换换地方住也成。“

 

作为一个花间游。蜂针满级也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5.流年多少事,都在江湖老

 

妹子像她家大师兄一样找了个纯阳。这辈子还是看到小妹穿嫁衣了。

比起万花的黑色校服或者不自然的染血红妆,还是这件最适合她。补天傻笑着一路看着妹子拜堂,成亲,闹了洞房。

顺便看到了那年自己一见钟情的小道长,带着浅浅的笑恭喜自己的师兄成亲。

补天想了想,临走前问了小道长名字。

花间没问什么。

因为之后补天就凑过来问自己要不要一起回苗疆。

“理由呢?“

“以前在苗疆的话觉得一个人或者也没问题,现在回去总觉得没了你大概我会死,我是不是退化的很厉害。“

“成,我跟你走。“

 

花间很少笑成这样。

这个笑容补天也很少看多过。

第一次是那个被封了官的军爷撕掉了任命书,反手扛起金灿灿的大少爷说我们私奔。

第二次是那个眉清目秀的小光头一边被秀爷扯着跑,一边嚷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第三次是自家的那个妹子,被妹夫撩起红盖头的时候。

 

“花间啊,你是不是喜欢我很久了?“

 

花间挑挑眉毛。冷冷的笑了一声。换脸比翻书还快。

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回应。

甩了补天一脸墨水。

还是油性的。

 

江湖是非江湖了。江湖儿女江湖老。

并不是说要多么轰轰烈烈杀气腾腾的才叫江湖。

 

多少年后,在万花或者在五毒,我还能牵着你的手,说说当年的傻事,说说你我的小江湖。

这一生,也算够本了。

 

 

+FIN+

  评论这张
 
阅读(34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