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影天殊

生生世世如我浮華,不過一場水月鏡花

 
 
 

日志

 
 
关于我

戈少:抖M蠢逼【写手】兼全能渣滓三观不正中二好少年 / 幻三四楼紫X古剑觞恭X仙四云紫X仙五凡幽书石 / 企鹅罐+夏目追击中 / 永遠的十七歲,時而明媚時而憂傷最喜歡搞瞎別人雙眼,愛生活愛game愛人类爱肉球,光面折原臨也影面阿伊.本体饕餮吃货一只

网易考拉推荐

【完结】青梅不语【剑网三同人/唐毒/毒花】  

2011-10-20 19:26:34|  分类: [垃圾场]其他文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梅不语

 

唐门放下手中的茶杯,半开的书上落了一层淡花,一袭缀满黑曜石的青黛长衫,华贵精细的龙纺绣样,如同当下强加于自己一身的家业一样繁琐。不如当年行走江湖时那么轻便,也再也找不回那样的心情。

挂有同心锁的孩子,踩着已经有些破损的衣服边缘蹭到唐门背后,扯住他的长发喊着爹。唐门笑笑对身后的女子摇摇手,“孩子还小,不愿看书就让他玩吧。”

“夫君,切身既然已经嫁入唐家,自是应该为唐家好好培养这孩子,夫君太宠他,甚是让妾身苦恼。”女子微微欠身,柳眉上挑,虽说已经嫁入唐家许久,依旧不曾换下天策府的红甲,“就请夫君不要再过问了。”

“罢了罢了。”唐门合起书,转身在孩子的脸上捏一把,“跟你娘去吧。”

孩子跟在军娘背后满不情愿的走了。小厅又恢复了平常的安静,静如一树繁花。

唐门起身走到园中,园中的桃花开的绚丽如染。这种花并不适合在南疆生活,但是唐门依旧坚持在园子里种满桃花。他随手搭上开满了花的树枝,深黑的毒素经历常年累积,入经入骨,已经变得不像常人。

 

那一年,准备入世的少年挂着沉重的粗银首饰,缠着他要用同心锁向他换一支上好的虫笛。

那一年,他坐在披着厚貂裘的少年身边,陪他看山下风景山下人。

那一年,穿回奇异民族服装的少年拿着一支桃花在他面前晃,笑容恍如蝶翼之风。

 

过往青梅竹马,不见寻常人家。

 

 

上 同心锁

 

五毒和唐门两个门派隔山对水,争了一辈子闹了一辈子,到了各大江湖风平浪静的时候也安静了,两个门派之间也互有来往,不会因为唐门的某个少爷骂了五毒弟子一句土鳖而发生五十人以上打斗的事件。

五毒和唐门也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慢慢长大,五毒教义是散养,没什么人管得住那帮小蛤蟆,五毒也就时常蹦跶到唐门那里找少爷,从怀里掏出一大堆五毒坛子里挖来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开始和小少爷进行各种各样的等价交换。

唐门也就顺着。不管五毒想换什么都跟他换,五毒总喜欢要一些无关紧要的瓶瓶罐罐,唐门也就经常让家人从中原地区给自己带上一堆等着五毒来换,五毒给自己的东西,比那些瓶瓶罐罐还要无关紧要,不可名状的一些东西,有活的有死的。唐门换来了还舍不得扔,活着的养,死物收藏。

五毒还喜欢没事就找唐门挑衅,隔着老远开始放蛇吹笛子。不过五毒手上拿着的笛子是自己用木头削出来的,经常跑调,那两个喜欢搅在一起的蛇一听音不对了就立马跑路,然后五毒就被唐门射了一脸。

“这种笛子真的没事吗,再过不久你也要去中原了吧。”唐门少爷坐在五毒身边,一身轻便黑衣,腰间用碧玉带挂着唐门面具,唐门看着五毒继续用走调的笛声治愈自己的伤口,想笑又笑不出口,“我送你一支笛子吧,等你哪天要走了,来我这里领便是,虽然这么短时间我也找不到什么神兵利器,但至少可以让你防身。”

五毒抬头看唐门,带有异色的双眼眯起来上下打量。五毒已经到了长开的年纪,露在青紫彩衣外的身体精悍结实,苗疆的汉子都把这种身材引以为傲。“成,有你这句话就好,我正愁找不到一把好的笛子,”五毒笑了,抓着短而蓬乱的头发,“不过还是老规矩,这次我也拿东西跟你换,等我准备准备。”

唐门没搭话,靠在大树上闭着双眼。随后感觉有人在拉自己的头发,这里除了那个苗疆汉子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怎么?舍不得走了?”唐门闭着眼睛随他拉扯。

“走还是要走的。不出去看看都愧对男子汉这三个字。”五毒反复的绕唐门的今天未曾束成发髻的黑发,过肩的黑发如同唐门这身黛衣,纯粹至极,“唐门,你头发真好看,将来我要是找媳妇,一定找一个……”想了半天找不到形容词。

“那你不如直接嫁到我家来吧,我不嫌弃你。”唐门微微睁开眼,目光飘到五毒那一侧。

“好啊,等你把头发留长,留到这里,我就嫁过来。”五毒笑着在小腿那比划了一个长度,眯着眼睛,清澈干净。

“你说真的。”唐门笑了,撑起手坐正身子。

“那自然。不过首先你先把我的笛子送来,当聘礼。”

 

唐门选了最好的笛子送给五毒,黑色的九节笛子,系着淡青色的穗。

五毒用一个同心锁换走了笛子,说是自己刻的图腾,苗疆对于爱情的称颂。哪天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可以送给她当做自己这个做大哥送给弟媳的见面礼。

唐门愣了愣。有些话还是没有说出口,最后丢下一句珍重,看着五毒甩开膀子跑向成都。

 

两家总角少年话,谁把真话当笑话。

 

 

 

中 雪山鹤

 

五毒偶尔会给唐门来几封信,说一说中原的事情。

从最初经常写错字到现在写得一手正楷,不知道是被谁逼着好好的练了几年。

五毒的信里经常提到的一些东西,洛阳的商街,巴陵的桃花,昆仑的雪,龙门的沙。

还有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

五毒说藏剑家的少爷全身闪光。五毒说少林大师的头像藏剑少爷一样闪光。五毒说七秀的织锦首饰精细无比。五毒说天策家的娘们很霸气搞不好是你的菜。

五毒说自己喜欢纯阳,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小道长。小道长喜欢到处蹦跶蹦跶,一脚踩滑的时候就不停的喊自己过来吹笛子,吹起来还不让他到处说,说一次打一次。但是小道长从来没动过手,还时不时就会塞给他一堆必须飞檐走壁才能拿到的草药。

五毒说自己不喜欢万花,虽然万花也长的很漂亮,也许中原人长得都很漂亮。万花经常和自己吵架,他总是用中原的医术拍自己的脸,说一些你这些药不能用按照规矩来之类的话,万花嫌自己字难看没文化,把自家恩师的字那出来天天逼着自己抄。重点是万花比他强,而且说动手,就一定甩他一脸墨。

 

唐门回信说,你在哪,我去找你。

如果再不去的话,也许就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

那年唐门的头发已经到了腰。

 

五毒在昆仑,披着厚厚的雪貂外衣,自己缝制的,并不算精巧,不过手工可见一斑。

五毒坐在山崖上招手,唐门做到他身边,看着五毒敞着胸,挂着好多粗银首饰,全是没见过的中原纹样,上面还结着点冰。皮裘完全没有起到任何御寒作用。

“怎样,这里很漂亮吧,中原是个好地方,漂亮的地方很多。”五毒吐出了嘴里含着的雪参叶子,停止了吹奏那两条蛇也没再像以前一样跑掉,五毒回头看着唐门,眯着眼睛笑,“唐门要不要留下来?我带你去巴陵看桃花。”

“巴陵的桃花红的俗艳,哪比得上万花花谷来的清雅。”身后响起的声音风轻云淡,唐门回头看到的中原男子,身着黑色细银绣锦袍,步履如风,一举一动若生香尘,“野人就是野人,不懂欣赏。”男子挑着眉毛笑,唐门觉得他发间垂下的红涛穗特别刺眼。

“我说什么你都要反对。习惯了。”

“滚蛋,有几件我还是赞同的。”

“举例?”

“每次你被我打趴下的时候,说的那句万花你好强。”

五毒一脸苦笑。

唐门从没看过五毒这个表情,因为在自己和五毒认识的时候,这个表情一直是属于自己的。

“纯阳又蹦跶挂了,我去吹他。”五毒撑着手起来,指着唐门说道,“你别走啊,难得来一次,你先去我们下脚的旅馆,弄上两壶热酒,我等下就带着纯阳过去。”

“好啊。”唐门笑着也站起来,手碰到腰间挂着的面具,冰冷的结了一层薄冰,似乎一用力就会摔个粉碎。

五毒拿出笛子骑上马。

万花盯着唐门看了一会,带着傲然的笑容挑着眉毛,如同一朵迎风带露芍药倾洒药香。唐门很想反问一句你这么笑着不累吗。

万花摊开手,“我不会把他让出去的,不管是你还是那只蠢羊。”

“你凭什么这么说。”唐门耸耸肩,挡开满肩的碎冰花。

“凭他喜欢我。”万花笑了,花枝乱颤。

 

其实你在中原受伤了呆不下去了,就回来吧,我在苗疆等你。

我头发已经快有那么长了,你还打算嫁到我们唐门来吗。

唐门在回了苗疆之后,才想起来自己去中原是打算跟五毒说这些。

 

唐门发现他用的已经不是那年的黑木笛了。

唐门发现他用的人称代词是你和我们。

唐门发现万花的长发已经有那么长了。

 

 

 

 

下 山中花

 

五毒的告白是唐门听过最蠢的告白。那天那个粗犷的山野汉子拉着唐门守在万花门口,定了一个晚上计划,最后拿着朵芍药就冲了出去。

他山虽有青黛玉,我只愿赏谷中花。

这青黛玉怕是说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小道长吧。

可这一青一黛啊,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唐门闭着眼睛笑。

想象着那端的五毒和万花,这会又玩上扎针游戏了吧。

 

他们决定去巴陵。

临别的那天,唐门说自己要回家。中原是好看,但是我想要的永远在苗疆。

五毒不懂。他拿着一支桃花乱晃,笑容恍如蝶翼之风。

“有空的话来看看我,最好带着自家小子闺女。认我做个干爹。”

“……好。一定。”

“珍重。”

“珍重。”

 

在多年后,唐门真的带着自家儿子来看五毒。

五毒问他叫什么,唐门笑着说他叫唐蝶。

五毒捏着唐门儿子的脸,眯着眼睛笑。

 

“长得真像你小时候。”

 

 

 

 

终结 有花堪折,青梅话竹马

 

唐门梦到了很久以前。

那个时候他和五毒都没长大。两个人听说了青梅煮酒可论英雄。

就去跋山涉水找了一兜青梅。

没找到酒就直接吃了,酸出一把鼻涕眼泪。

 

然后梦醒了。

长发三千君不在,听谁说过青梅香。

  评论这张
 
阅读(50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