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影天殊

生生世世如我浮華,不過一場水月鏡花

 
 
 

日志

 
 
关于我

戈少:抖M蠢逼【写手】兼全能渣滓三观不正中二好少年 / 幻三四楼紫X古剑觞恭X仙四云紫X仙五凡幽书石 / 企鹅罐+夏目追击中 / 永遠的十七歲,時而明媚時而憂傷最喜歡搞瞎別人雙眼,愛生活愛game愛人类爱肉球,光面折原臨也影面阿伊.本体饕餮吃货一只

网易考拉推荐

【完结】倾囊书(剑三毒花同人)  

2011-10-15 17:10: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倾囊书<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巴陵县外的一家普通医馆,绣着简单纹样的青帘半垂,终日散发着草药燃香味。

医馆主人坐在不大的桃花心木桌子后面,深黑的锦袍明显不合时宜,深黛色长发随意的垂在两边,与衣服长发相比,暴露在外的皮肤带有一种刺眼的苍白。他面前摊着笔纸和药具,附着了很多碎饮片的纸上写了几个方子,不过是平常百姓用来医治风寒头痛之类的常方,一年中几乎大部分日子都像这个时候一样清静。

医馆主人平静如水的黑色双瞳带着强烈的倦怠,慢慢坐正了姿势,拿起手旁的玉兰芯。

帘子一阵晃动之后,快步走进来的少年穿着色彩强烈异族服装,浑身挂满粗银首饰,笑着走到医馆主人面前坐下,眯着眼睛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

让人想起很多种动物。

“中原的医生都是这样给病人看病的?”少年眯着的眼睛带着奇异的微笑,中原话说的异常生硬,“再怎么医术高明,也不应该这样把病人晾在一边啊。”

医馆主人放下笔,又恢复到之前的状态,深陷在扑了一层皮草的椅子里。低垂着眼睛,声音轻懒,“你走吧,我不医。”

“怎么说?”少年的表情没有变化,但是也没有任何要走的意思,伸手搓着散落在桌子上的饮片,“你就打算和我说六个字然后把我赶走?”

医馆主人似乎觉得很麻烦的叹口气,他抬眼看少年,这是从少年走进医馆之后他第一次正眼看他,异族少年始终带着奇异的微笑,眯着眼睛,笑得像雨林里撕裂的阳光碎片一样,清澈淋漓。

“我有两不医,一是不医重病不治者,一是不医医者。你刚好两个条件都符合吧。”

少年的笑意更深,向前欠身,反手抓过医馆主人的手,黑色锦袍的袖子顺着手臂滑下,细而苍白的手臂,近乎于病态的触目惊心。

“所以你也不医自己,对吗。”

少年的手并不像常年浸泡药液的医者的手,反而像是常年习武一样,掌心与前指有厚厚的武茧,还有些不知道属于什么动物的咬痕。

“重病不治,就是不治,我不喜欢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然而身为医者,自己都需求医,又如何医治他人。”医馆主人从少年那里抽回自己的手,“每个人医道都是不同的,我亦不想再说下去,少侠请回。”

“哈,不过偏巧,我就是和你完全不一样。”少年又重新坐回椅子上,抱着双臂,身上沉重的银饰发出闷钝的响声,“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了,不如让我试着医你,能帮你延长点命那自然好,也能记下来做一本书,也算为后人做点事,弄不好能流传百年。不能的话那也是你的命,你我都清楚。”少年摊开手,“至于我的病不需要你管,我也没打算要治好。”

医馆主人卷起放在膝上的书,用书脊抵着桌面,“依你之见,算上所有好转,我还能活多久。”医馆主人说完便笑了,风轻云淡,如绽开一朵墨花。

 

“最多一年。”

“足够。”

 

恰是一年春风处,巴陵桃花分外浓。

谁家细蝶翩翩舞,寻得残墨半点红。

 

 

 

. 红苏汤

 

巴陵的医馆之后多了一个五毒少年,除了每天在医馆里帮着万花打理一些药物,剩余的时间就是在医馆后面架起鼎往里炼药。闲来无事也会看一些万花的医书,不过更多的时候会推说中原的文法太难懂了所以没有看过任何全本。

万花很少走出那间医馆,多数的药都是定时驿站人送来,现在五毒住进来之后,万花离开医馆的时间变得更少了。

“你为什么不出去走走,这里并不会有多少人来看病。”五毒按照万花的指示燃上今天的香片,万花趴在桌上,纸笔药具被收拾到旁边的架子上,满桌的药碎也被扫干净,万花有了更大的空间扩张自己的懒散。

“出去看看吧,外面的桃花开的很漂亮,我在五毒都没有看过那种花。”五毒绕到万花身后,双手环过万花撑在桌上,压住他散的满桌的长发。

“你可以一个人去看,我看了十几年,已经看腻了。”万花收拢了手臂,把自己埋的更深。

五毒没有再说话,收回手的时候带起万花的长发,传来清淡的芍药香。五毒以前就觉得奇怪,这里的药材那么多,每日点的熏香也并不是芍药,况且白芍赤芍成了药后,并不像乳香没药这一类,为什么万花身上只带有这种香气。

随手拿起放在一边的笛子,撩开青色帘子走了出去。

不一会外面就响起乐声,五毒带来的笛子并不像中原这里贩卖的竹笛,特殊旋律的声音,有一种吹奏桃叶的空灵感。

“你还是出来了。”五毒停下手中的动作,坐在门外那颗大树上,眯着眼睛俯看万花。

“笛声太吵,不能安心。”万花离开医馆的时候会披上一件更厚的深色袍子,他站在树下,倦怠的回应五毒的目光,过分平静的黑色双瞳不带任何感情波动,“外面太冷了,我本来并不想出来。”

“我给你准备的药每天都有喝吗。”五毒皱眉。

“我觉得我可能会先死在你的手里,你用的回阳药太重,我还没到那种程度。”万花摇摇头,迟疑了一下又点点头,“每天都有喝。”

“把手给我。”

“脉象没什么变化。”

虽然这么说万花还是对树上的五毒伸出手,五毒夹着笛子,右手一拽,将万花拉上树,万花一时没回过神,满满的扑在五毒怀里,披在外面的深色锦袍也掉到地上。

惊落四周一树桃花,散在万花的黑衣黑发上。

“可惜不是面若桃花。”

五毒捏了捏万花的下颚,眯起眼睛带着捉摸不定的笑容。

“登徒浪子。”

万花撑起双臂,坐在五毒对面,轻懒的语调没有说明究竟是生气还是不生气。

五毒又重新吹奏起乐曲。万花靠在树上,看着顺着树叶间散落的光斑碎片,随着时间的移动变换不同的形状,如同流水一样婉转流连。

“你究竟是什么病。”

“你不是不医医者吗?”

“我没说会医你。”

“普通的病,只不过时发时止,有人在身边就能活下去,没人的话,万一发作了那就等死。”五毒像是说医案一样轻描淡写,“和你不一样。你不管有没有人在身边都没得救。”说完眯着眼睛看坐在对面的万花,万花一如既往不带有任何表情变化。

就像一池清亮的死水。

“那你应该老老实实的呆在家乡,而不是跑到这里来。”

“能照顾我的人不在了,所以我不得不跑出来。”

“那等我死了之后呢。”

“也许我也会在不久后死掉。”

 

五毒说的无比认真。就像他说自己最多只有一年可活那时一样。带有异色的眼睛清亮纯粹,寻找不到谎言的痕迹。

万花偏头看五毒,长发从肩膀滑落,缠绕在他的手指之间。

本身他们就不需要说谎。

万花看够了,又回到了原来的姿势,靠在树上,闻着满肩的桃花残香。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那本医书如果写成了,叫它什么名字?”

“倾囊书。”

“华佗?”

“倾尽的倾。倾我一生于杏林,不过半囊虫草香。”

“我记得你说过中原的文法很难。”

 

那一季春天,看了十几年的桃花,开的绚烂如染。

 

 

 

 

. 旋覆桃仁散

 

进入夏天之后,万花的怕冷症状有些减轻。

过了春夏交替之时,时令也逐渐平稳下来。医馆也恢复到平常的冷清。

五毒依旧打理完屋子之后就在医馆背后炼药,向鼎里投放一些更加重的药物。

“我不需要吃那些,我没有动风症状。那些不如留着给你自己吃。”万花拿着自己常看的医方书,对五毒手中抓的药物挑眉。

“用我们苗疆的方法炮制过的,给你补身体。比那些断续菟丝子要来的快的多。”五毒头也不回,继续往鼎里放药。

万花甩手决定不再管五毒。

从小在谷中跟着孙先生学的医事,中华之土无边无涯,医术也分多种,没有正道,亦没有邪道,谨记于心的只应有医道。

究竟多久没有回谷了。记得离开谷的那天,恩师亲自送他出谷。鹤发垂地,面色不老,听着他课余敲着药炉说着商周的山水,也不过转眼之瞬。

 

【恩师,弟子不才,斗胆问一句,这世间是否真有长生不老之人?】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不过希望延年益寿,习尽经典,救世济人。】

【你连自己想求为何物都未曾弄清,谈何求医,谈何救人。】

【弟子鲁莽。】

【人生在世,长一点不过六七十年,短的那也有一旦一夕而亡。若真的知道自己想求什么,求得什么,那也算是活的有个价值。不然纵然活过百世,那与蜉蝣又有什么区别。】

 

我求的很少,也显而易见。不过是平静的多活几年而已。

 

身后传来异样的动静,五毒家的双生蛇飞快的游上来缠住万花的腿。

又发病了。万花一拂袖子,从随身药囊中取出药丸,噙于口中,快步走回五毒安置鼎的地方。打翻满地的药液散发着中药的怪香,包着旋覆花的药袋也被弄碎,混杂在药液中,浮在表面,就像看到了今年落去的最后一点桃花。

万花跪下去扶起五毒,用力撑开他的唇,另一只手用力拍着五毒的背,确定没有异物卡在喉咙之后从缝制在袖中的针袋中拿出银针,顺着身侧厥阴经下了四针大穴,又扳正五毒双手,护住心包络之气,镇压心神。

麻烦死了。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是真的,麻烦死了。

没有人在身边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掉。有人在身边也会慢慢死掉。

万花感觉指下五毒的脉象趋于平和,可以喂药了。

终归是如此脆弱的东西。

万花靠近五毒。

无论你还是我。

 

五毒清醒过来是三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万花很难得的在煎药,自从五毒来了之后,这些事情全是交给他来做的。

“你醒了。提早了几刻,这个并不是什么好事。”万花熄了火,看着五毒。

五毒掀开被子看见自己被强迫换上了最不喜欢的中原布衣,轻软的质地让他倍感不适。

“我给你弄的药呢?”

“全翻了,你的宝贝蛇啊蛤蟆啊蜘蛛啊被烫伤了一片。”

“这回牺牲真大。还要重新搞,还好我已经把今天的方子抄好了……”五毒撑着头下床,扯开上衣的腰带,把白布袍脱了扔在床上,“我的药还有多少,快没了一定要和我说,我才不能在这个关头倒下去。”

“我以为你不怕死?”

“一方面。另一方面我答应了你要让你活完一年。”

万花没说话。这个时候他总会偏头看着五毒,不带任何感情,平静如死水的深色双眼。

五毒顺着药味嗅了嗅,“养心汤?有病人来了?”

“给你的。自己倒了喝干净之后去把自己弄干净。”

五毒的注意力回到万花身上,两个人平时穿的衣服都被扔在外面,大概是等五毒去洗。万花随意束着的长发垂在身后,水汽还留在黑发周围,因为季节的原因没有披那件深色厚锦袍,少见的一身素装。

五毒伸手撩出陷在万花衣领里的长发。眯着眼睛看他笑。

一如既往,笑得像雨林里撕裂的阳光碎片一样,清澈淋漓。

 

“没有你也许我就死了。”

“没有我也许你会活得更长。”

 

一些感情,就像一些药。

用多了就深深的藏进身体里了。感觉不到,真的存在。

然后随着时间结束而消失。

 

 

 

 

. 燥寒丸

 

秋燥易伤肺,易动气,易伤阴。

在还未转凉之前万花患上了燥病,简单的一个病因为万花自己的体质虚寒,一直拖到深秋。五毒关掉了医馆,万花已经不能去给别人看病了,五毒对这个也没有兴趣。巴陵也来了新的万花弟子。

五毒就专心给万花一个人治病。

万花偶尔去翻翻五毒的倾囊书,偶尔自己也写一点安神熄风的方子上去。除此之外就是披着厚锦袍坐在火炉边闭着双眼。每天万花披着厚重的被子,外面还加了一层皮草,因为不需要离开这个房间,入秋之后就没怎么穿过那身黑色锦袍,但还是要求五毒过几天就把锦袍清洗一遍。

万花还让五毒把自己的头发剪了,只过肩膀的短发,发梢长短不齐,也懒得打理。配上穿在里面的素色小衫,整个人越发病态的苍白。

停药吧,我不太想喝药了。

别像个小孩子一样。

这个是每天的日常对话。

 

“我在想,如果再过段时间,我连针都拿不动了,你的病该怎么办。”万花坐在床上,手中拿着一本快被翻烂的医术,那是恩师在自己出谷之前送给自己的千金方,看了很多遍,书角如同被浸泡过一样发软变黄。

“希望我不要死的太难看。”五毒枕着万花的腿,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

就像再说着完全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一样。

“我已经没得救了。”万花把书放在一边,将略微浮肿的手放在五毒的发间。五毒已经习惯不去戴那些苗疆粗银首饰,也已经习惯穿着中原的细布衫,无法改变的只剩下那个笑容,眯起眼睛笑的时候,依旧像雨林里撕裂的阳光碎片一样,清澈淋漓。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不如说你活到现在,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五毒看着万花,如同死水一样平静。

“为什么会来我这家医馆?”

“如果能解释清楚,也许我就不会留在这里了。”

五毒抬手,万花垂下的短发轻轻缠绕在他的指尖,很久以前也有过同样的动作,那时候万花的头发还很长还很柔软。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他只记得那年桃花盛开如染。

“巴陵这里每一年都会开桃花吗。”五毒坐起来,看着雕花窗外,万里碧晴。

“每年都会开,你看了十几年之后也会看腻的。”

“中原这里我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我过去一直想去游览中原的各种地方,因为和苗疆的风景不一样,我想看到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漂亮的风景,很多很多没听说过的草药医术。”五毒趴在窗边,带有异色的双眼看着外面残破的桃枝。

万花发现他说的是过去。

“我的恩师曾经问我,所求为何。”万花扶着窗棂,“如果活的不明不白,人活百年和朝生暮死也没有什么区别。可惜我到现在还是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我曾想不管怎样,多活几年总是好的,可是就算再给我十年二十年,我也无法想通我一生真正所有为何吧。毕竟我这二十余年就是这样过来的。”他将凌乱的黑发潦倒耳后,“但是你不一样……”

“你不需要去寻找自己想要什么,你想要的东西,我会帮你找到。无论是什么都一样。”

万花侧过头看着他。

五毒眯着眼睛笑。

一如那年,两人初见,桃花红了绿窗。

万花也笑了,风轻云淡晕染半朵墨花。

 

“我想去昆仑山,我从没有看过雪。”

“好。”

“我想回万花谷,想看看我的恩师。”

“好。”

“我想去你家乡,看看究竟有什么不一样。”

“好。”

“我想活下去。”

“好。”

“你不要走。”

“好。”

 

最后一个回答的异常坚定。因为他们都知道。

只有这个才是真正能实现的。

 

万花已经没有以后了。

而五毒也只想抱着他们的以前。

 

 

 

 

 

. 倾囊书

 

有这样一个故事。

一只蝴蝶一直在寻找一朵花。

找了很多之后,最终找到了一朵不太好的花。

过了冬天之后。

蝴蝶和花都死了。

 

>>> 

 

“你说你想去什么地方,我带你去。昆仑山也好,万花谷也好,苗疆也好,我带你去。”

“什么时候你也开始不现实起来了。”

“你想做的事情,我会为你办到,只要你想的我都能做到。”

“那你去找个人好好的活下去吧。”

“你闭嘴少说这种胡话。”

“一会让我说一会让我闭嘴,苗疆少爷你真难伺候。”

“滚蛋。”

“骗子。”

 

>>> 

 

那本倾囊书最后还是没有流传下来。

那些成功的不成功的对的错的方子,都没有流传下来。

因为很早以前他们就知道。

走过这一年的他和他。

靠的并不是这一本方书。

 

用我百世倾囊。

换谁倾尽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20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