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影天殊

生生世世如我浮華,不過一場水月鏡花

 
 
 

日志

 
 
关于我

戈少:抖M蠢逼【写手】兼全能渣滓三观不正中二好少年 / 幻三四楼紫X古剑觞恭X仙四云紫X仙五凡幽书石 / 企鹅罐+夏目追击中 / 永遠的十七歲,時而明媚時而憂傷最喜歡搞瞎別人雙眼,愛生活愛game愛人类爱肉球,光面折原臨也影面阿伊.本体饕餮吃货一只

网易考拉推荐

[戏言/僕零]光影剝離之鏡 [上]  

2010-04-18 11:19:17|  分类: [垃圾场]其他文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罪惡是需要的別名,或是疾病的一種。——紀伯倫

 

“其實你是非常討厭人類的吧。”

“我記得這個問題你以前已經問過一遍。”

“你的記憶力總是在不必要的地方變得非常好。”

 

這是某個夜晚我和零崎的談話。一如既往突然的出現然後約到一個奇怪的地方,進行鏡面般的談話。我不知道這種談話究竟有何樂趣,如同自問自答,與對方進行一些無意義的對話,然後從對方那裏得到自己的答案。

零崎爽朗的笑著,左臉的刺青扭曲成塊狀曲線。

我看著橋上行駛過的末班列車,車窗裏空蕩蕩的燈光嘲笑般的流動在我和零崎的皮膚上。

他很快把話題轉向別的地方。他總有很多話可以說。比如千葉某件神社褪色的神結,北海道掛有各種風鈴的刨冰店,札幌不下雪的行人道,等等等等。零崎在離開這裏的時間內又去了不同的地方,用他的話形容就是流浪依存症。

我又開始仔細考慮零崎的那個問題。

 

【其實你是討厭人類的吧。】

 

拒絕答案。態度是否決。

我是喜歡的。不僅僅是那些屬於人類的副產品。

那些出現過的不曾出現過的。幸運的或這不幸運的。

普通人也好非藍色學者也好人類最強也好雙重身份也好人間失格也好不良製品也好。

 

我躺倒草地上。雙手枕在腦後。

刺鼻的青草甜香充斥了整個空間的最底層。

零崎停頓了他的長篇演講。

隨手摘下一片草葉咬在嘴裏,聽見草根摩擦在齒間的細碎聲音。

“真是傑作啊。”

“是戲言才對吧。”

我如是說。

 

所以,故事開始了——

 

0

 

不是每一個開始都需要原因。但是一定會有結局。

 

1

 

我與我的平行世界。沒有鏡面折射。沒有光。

只是世界的兩極而已。

 

“阿伊為什麼一直都是一個人呢。”

藍色少女向我伸出手,我看著她蒼白的手指,保持沉默。

少女像是缺少了其他感情一般的笑著。沒有開關的對著我微笑。被破壞的。破壞的。

“阿伊其實很討厭人類吧。討厭包括自己在內的所有人。”

少女的手臂環繞我的脖子,她身上帶有奇怪的香味。類似於矢車菊之類的植物香。

我沒有回答。

我沒有答案。我亦不需要任何答案。

“沒關係的,人家會一直留在阿伊身邊的唄,阿伊你只要留在這裏就好,如果哪天阿伊去了別的地方,我一定會毀滅整個世界。”

少女用輕快的聲音說完。

我安靜的抱住少女。我並不是男主角,也不是救世主。不需要給我這樣的選擇。我早就已經決定了自己的身份,旁觀者與戲言玩家。所以接受破壞,所以接受被破壞。我看著那個被我破壞了所有的少女,那個破壞了我所有的少女。

“我知道了,小友。”

 

我是愛著玖渚友的。

我是可以愛上他人的。

我是希望著被愛上的。

我是——

 

沒有辦法愛上人。亦沒有辦法認可被人愛上。

 

《玖渚友。無罪判定。》

 

2

 

“所以說,真是戲言啊。”

我提早回到古董公寓,不到十坪的房子裏彌漫著奇怪的舊木板氣味,讓我想起鴨川公園裏很久沒有人清洗的長椅,還帶有奇怪的藤蔓植物令人作嘔的味道。我決定去廚房裏拿一杯水。說是廚房其實不過是連在客廳邊上帶有飲水龍頭的角落而已。

外面下雨了所以房間裏陳腐的氣味越來越重,混合著水汽下沉。我坐在地板上用唯一的玻璃杯喝水,突然想起今天好像沒有吃東西,雖然我並不是物欲主義,但是攝取身體所需養分還是必須的。或許美衣子小姐會弄一些做多的燉菜送過來。

這個時候聽到了敲門的聲音。

與其說是敲門,不如說是進行破壞門的行動。

在我所認識的人之中會做出這種舉動的人大概不在兩位數之下。

我立刻站起來開門。然後看到了零崎。渾身淋濕的零崎,感覺比上次見到的時候又縮小了一個尺寸。零崎停下手中破壞門的動作,抓抓被雨水粘在一起的白色頭髮,爽朗的笑著對我打招呼。

“喲。不良。”

“好久不見了,人間失格。”

我側過身子,零崎很自然的鑽進來。走到角落裏坐下來。

“要毛巾嗎?”我問零崎。雖然這裏的洗浴工具只有我自己的一人份。

“啊,如果有衣服的話更好了。”零崎把軍用背心扯下來摔在一邊,我聽到了很多金屬碰撞的聲音,估計裏面裝滿了刀子,我仔細的考慮如果哪天零崎不小心摔倒會發生什麼事。

我拿了浴巾和自己的衣服遞給零崎。迷你型的殺人鬼縮在浴巾裏,我收拾零崎換下的衣服,放到懸在客廳中間的晾衣繩上。

“喂,我說你啊,過來陪我聊聊吧。”零崎指名叫我過去。零崎穿著我從超級市場裏買來的打折襯衫,把浴巾披在身上,我走過去坐在他傍邊,“就算是不良這種人,也會有家人這個定義吧。”零崎伸展四肢躺在地板上。和迷你的身體完全不相配的纖長四肢,白樺枝條一樣柔軟。

什麼叫就算是我這種人啊。非常想吐槽零崎的說話方式。

哀川小姐有說過,零崎一賊最可怕的就是在於他們的家族羈絆。

家人這種概念,在很久以前還是有的。在我沒有遇到玖渚之前。在我還沒有去ER3之前。在我的妹妹和友人還沒有去世之前。在我沒有成為戲言玩家之前。

我把浴巾拿起來蒙住零崎的頭,用力幫他擦著頭髮。

“哇,你想幹什麼!想殺了我嗎!”零崎抗議著從浴巾裏掙扎出來,有種很搞笑的文法。不去追究。

“頭髮真長。不打算剪掉一點嗎。”我拉著浴巾兩邊,把零崎控制在浴巾下,露出兩邊披下來過肩長的白髮。

“嗯,我會考慮的。”零崎笑了。詛咒的刺青扭曲在一起。

究竟是怎麼變成這樣。究竟失去了什麼。

與我有關。還是與我沒有關係。

我不想知道。零崎亦不想告訴我。

我看著零崎,零崎的眼睛映出我自己的樣子。深諳的雙眼。純粹的罪惡一般的雙眼。卻如同看著鏡面。

在零崎的眼中,也能看到我的鏡像嗎。

 

【其實你是討厭人類的吧。】

——其實我不討厭人類。

——如對葵井巫女子一樣。如對所有人一樣。討厭零。喜歡零。

——漠不關心。

 

“其實我最討厭的就是我自己。”

“所以。我才喜歡與我如此相似的你。”

 

我靠近零崎。做出了無所預料的事情。

被冰冷的雨水浸濕過的唇,蒼白的毫無血色。如同觸碰鏡面一樣的感覺。如此冷靜的接觸,不帶有任何試探性,不帶有任何感情。

單純的契合。單純的摩擦。

我吻了零崎。單純意義上和另一個自己。

 

“真噁心。”零崎推開我,笑的異常尷尬。

“是啊。真噁心。”我也笑了。因為不知道該做出其他什麼表情。

“你沒資格這麼說。是你先親上來的,吃虧的是我。”零崎皺著眉頭狠狠的打了我肚子一拳。暗自慶倖自己沒有吃任何東西,還不至於丟臉的當場嘔吐。

“……其實我比較喜歡女孩子。最好是會照顧人的大姐姐,或者是表情冷淡的小妹妹。”

“後面一個是犯罪吧。”零崎苦笑著看著我,“我餓了,有什麼東西可以吃。”

這個是重點。或許我可以有好理由名正言順的去美衣子小姐那邊拿些燉菜,招呼朋友。今晚是土豆燉牛肉,剛剛我就聞到了。

我拉開被零崎糟蹋了一半的房門,美衣子小姐已經站在房間門口了。手上拿著塑膠飯盒。

今天是寫有正義的那件堪平。

“今天你那位小兄弟又過來了。”美衣子小姐把飯盒遞到我手上,從溫度上來說肯定是滿滿的燉菜。

等等“又”是指,已經不止一次了嗎。那個小子究竟把我家當成什麼了。

“啊,他經常過來嗎?”我的注意力基本已經轉移到手上的燉菜上。

“也不算是經常,是個性格很熱情的可愛小傢伙,他說很喜歡吃我做的燉菜所以我這次也多做了一份。”美衣子小姐用一種看著樓上離家出走的兄妹時才會有的表情說著。可愛什麼的。而且是一人份的燉菜。原來那種類型是情敵嗎。

有種挫敗感。

 

拿燉菜回房間的時候零崎已經睡著了。

我把飯盒放在唯一的一張茶几上。

也許我應該買一些杯面放在家裏。再加一個熱水壺。我靠在零崎旁邊,閉上眼睛。

 

《淺野美衣子。無罪判定。》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