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影天殊

生生世世如我浮華,不過一場水月鏡花

 
 
 

日志

 
 
关于我

戈少:抖M蠢逼【写手】兼全能渣滓三观不正中二好少年 / 幻三四楼紫X古剑觞恭X仙四云紫X仙五凡幽书石 / 企鹅罐+夏目追击中 / 永遠的十七歲,時而明媚時而憂傷最喜歡搞瞎別人雙眼,愛生活愛game愛人类爱肉球,光面折原臨也影面阿伊.本体饕餮吃货一只

网易考拉推荐

【苍红】时光夹层【03end】  

2009-08-05 02:00:37|  分类: [天下人]BASARA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时光剪影

 

【人生只有一次,所以不能忘记他人的痛苦。】

 

没有想到这是最后一次见到武田信玄。

已经很久没有和甲斐联系过了,自从天下被丰臣军控制之后,为了守护奥羽,政宗一直退守北方。

武田信玄的来访让政宗很感意外。和室外安静的水流声充满整个空间,武田只是喝着小十郎烹的茶,表情安详。

政宗开始觉得很无聊,“信玄公,这次来访究竟是为了什么。”放下茶碗。准备率先进入话题。

“你居然会喊我信玄公了,很怀念你以前喊我武田大叔的时候啊,”信玄笑着,同样放下茶碗,眯着苍老的眼睛打量政宗,“你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啊,有辉宗的冷静和处事风范,也有你特有的傲气,哈哈哈,或许,如你所说,你再早生二十年,这个天下真的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也说不定。”

“让信玄公见笑了。”政宗熟练的说着客套话,却分神听见庭院里的山茶又凋谢了一朵,“幸村呢,还是老样子吗。”

“我这次来说的,就是幸村的事。”信玄看着茶碗里碧沉沉的茶水,“我已经把甲斐的事全部交给佐助了,幸村这孩子,如果我不在的话,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啊。但是,人终有一死。我也差不多看到我的大限了。”原本竖起来的茶梗沉进杯底,信玄侧过脸,闭上眼睛轻轻笑笑。

“幸村,就拜托你了。”

 

【幸村从来就不是一个聪明的人。】

【所以他一直不知道,伊达政宗有对自己很重要的人。】

【政宗从来都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但是他一直不知道,真田幸村就是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

【直到没办法传达的那天才清醒。】

 

武田的葬礼是和上杉的一起举办的。

他们最后还是没有分出胜负。

只是像个普通武士一样,高傲的战死在战场上。

只是像对普通恋人一样,幸福的选择一起死亡。

 

“政宗殿下,谢谢你来参加信玄公的葬礼。”佐助勉强的笑着迎接政宗。

政宗突然很讨厌时间这种东西。时间老化人心。老化到必须在自己不想笑的时候笑给自己看。

政宗简单的回应,走上前对上个时代的英雄鞠躬。龙与虎,最终还是在一起了。他们按照自己的遗愿,穿着自己鲜艳的战袍而不是雪白的葬衣。

“……我带你去见我家主人。”佐助拍拍政宗的肩膀,转身对跪在灵枢边的春日耳语几句,最后轻吻她的额头。

政宗听到他对她说,没事的,我不会死,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我不会死。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在这个时代,这种承诺是如此可笑。】

【乱世之中。爱情是不能触及的奢侈。】

 

“主人受了很大的打击,自从他知道信玄公的死讯之后,昏迷了很多天,现在好不容易醒过来,记忆却已经退化到主人六七岁的时候,而且大夫也说了,他的记忆还在不断的退化,可能会退化到,主人出世之前的状态。”佐助走在政宗前面,告诉他甲斐的一切,也告诉他幸村的一切。

“出世之前,那是什么意思。”政宗安静的听着佐助叙述,直到他停下。

“就像个细胞一样。”佐助侧脸,干笑几声,谁都不会觉得这个笑话好笑,无论佐助,还是政宗,“只有最基本的生存理念,但是不能说话,不能感知,不能思考,仅仅是活在那里而已。”

拉开幸村房间的纸门。

跪坐在地上的男子穿着绘有红莲的和服,鲜红战甲积满灰尘,摔在角落里。

幸村的眼睛依旧是一贯的纯粹干净,带着甲斐阳光般的笑容。只是,没有火焰。没有真田幸村该有的火焰。

幸村没有被突然来访的客人吓到,一心一意的玩着地板上散落的玻璃弹珠。

玻璃弹珠滚到政宗身边,政宗捡起褐色的透明弹珠,走到幸村身边,半跪着把弹珠递给他。幸村毫不犹豫的接过弹珠。政宗把他过分长的棕色头发撩到身后,“HEY,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呜……呜……”带着儿童特有的口癖,幸村努力的理解政宗的话,努力的去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无论怎么说,都只有几个短暂的音节,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思,幸村的眼睛里开始涌出眼泪,脸颊憋的通红,“……我……我……我的……”还是没有办法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慢慢来,时间还很长,”政宗揉了揉幸村散乱的头发,“我带你回奥州,我长大的地方。你还从来没有看过奥州的样子。奥州一年四季很冷,和甲斐不一样,不过,奥州的樱花很漂亮,我知道,你最喜欢樱花。”

政宗捡起丢在一边的红色发带,大概是被幸村扯下来的,政宗想重新帮他束好长发。

“呜……呜呜呜……”

幸村突然拉住政宗拿着红色发带的手。

“……梵……呜呜……梵……天丸……”

幸村带着眼泪笑的很开心。

“梵……天……丸……梵……天丸……”

幸村很努力的叫着他的名字。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也只有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啊。我找到你了。”

政宗笑着。高傲而温柔的笑容。

他握紧幸村的手。两人的手掌之间,缠绕着约定的红色凭证。

“而且,我再也不会让你走掉了。”

 

一年之后。

幸村进入假死状态。再也没有醒过来。

持续了二十年。

 

【四十年前,他们第一次战场相见。】

【三十年前,他说他会爱他一辈子。】

【二十年前,他带他回自己的家乡。】

【十年前,他发觉已经等他三十年。】

 

 

 

 

 

尾声 · 时光旅行

 

【杜鹃不叫。便等待他叫。】

 

安静的街道上,像是为这场哑剧布置背景。

政宗无奈的笑笑。还是无尽于事。这样已经持续了二十年了。

一个人进行的对话。

“你在害怕吧。害怕再次失去。”

政宗撩开幸村的额前发。轻吻他的额头。

“没事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他依旧没有回应。

政宗站起身,拿出小十郎给他的许愿红绳,他说如果把这个红绳系在樱花树上,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没想到,他还是相信了这个。“真是大工程啊,居然连系个绳子都累成这样。”好不容易把绳子挂在树枝上。

风反抗似的摇动樱花树枝,将红绳和樱花一起吹落到幸村身上。

HA,难道说,上天都不给我这个机会吗。”政宗耸耸肩,“不过,NEVER GIVE UP,这个可是奥州男儿的基本气概之一呢!”

他伸手去拿许愿红绳。

红绳的另一头却被另一种力量拉住。

 

“……伊达……殿下……?”

干涩而熟悉的声音。带有甲斐特有的阳光香。

 

【现在。】

【他们已经相爱了四十年。】

【将来。】

【也是一样。】

 

“啊。我在这里。一直都在。”

 

【约定了。就是一辈子的事。】

【那是时光里永不退色的夹层。】

 

 

 

fin+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