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影天殊

生生世世如我浮華,不過一場水月鏡花

 
 
 

日志

 
 
关于我

戈少:抖M蠢逼【写手】兼全能渣滓三观不正中二好少年 / 幻三四楼紫X古剑觞恭X仙四云紫X仙五凡幽书石 / 企鹅罐+夏目追击中 / 永遠的十七歲,時而明媚時而憂傷最喜歡搞瞎別人雙眼,愛生活愛game愛人类爱肉球,光面折原臨也影面阿伊.本体饕餮吃货一只

网易考拉推荐

【苍红】过往路人【下】  

2009-07-20 13:48:16|  分类: [天下人]BASARA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天下人

 

【這個冬天我會留在奧州。】

【因為,候鳥的翅膀斷了。】

【沒有理由去甲斐了。】

 

越後之龍與甲斐之虎。最後一次開戰。

他們連自己都忘記為什麼要拼個你死我活。

無關乎天下,只在於他們自己。

 

政宗坐在院子裏喝冷酒,院子裏今年開滿了紅色山茶。

以前小十郎問他,紅色的話會想到什麼。他回答血與絕望。

後來小十郎又問了他一次。他回答陽光和真田幸村。

 

“筆頭!我們都準備好了!什麼時候出發!”奧州的不良軍隊闖了進來,包括軍旗都已經準備妥當。

小十郎從後面擠進來,頭上還包著種菜時戴的印花頭巾,“政宗大人,隨時都可以出發了,這次的行動,絕對有十成把握。”小十郎對政宗露出贊許的微笑。

OKARE YOU READY,GUYS?”政宗站起來,拉掉搭在脖子上的汗巾,囂張自信的笑容,也是龍的秘寶。

YEAH!!”

政宗穿上自己深藍的戰袍,抓起龍爪,不良軍團立刻讓開一條路,政宗走到自己的馬前,躍身而上,抱緊雙臂,金色的眼睛永遠只有前方。

LETS PARTY!”

 

【人生在世。都只是匆匆過客。】

【出生就是為了承受痛苦。】

【所以,又有什麼可以挑剔的。】

 

離合戰地點很近了。

血液裏的戰鬥本能正在一寸寸刺激著。

“讓開,前田家的小白臉。”政宗抱著雙臂,俯視著慶次,“我不想浪費不必要的時間。”

“不好意思,我也不希望你去打擾謙信他們呢!”慶次拔出刀,微笑著回應政宗,“前田慶次,目前看門中!”

“……HA,新髮型很適合你呢,祭典男。”政宗下馬,抽出一把刀,“對付你這種貨色,還不需要用上我的龍爪。”

慶次抓了抓自己剪斷的頭髮,缺乏管理變的蓬亂,“因為那傢伙無論怎麼樣都說想要我頭髮做新的馬穗啊……我能說什麼呢……”慶次的笑容永遠是複雜的,除了他說的那個傢伙,沒有人能讀懂風來訪的孤獨和悲傷,“筆頭,我想你誤會了,我是很想找你打架啦,不過,這次是為了說教而來的喲。”

“哦,有意思呢,我看看有沒有這個價值聽完你的話。”

“人生苦短。去戀愛吧。”慶次拿起大刀,用它指著天空,笑容如櫻花般絢爛而脆弱,“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比天下好的東西,祭典啊,好吃的東西啊。還有最重要的戀愛啊。你不這麼覺得嗎?”

“……我覺得我沒必要和你浪費時間。”筆頭把刀收回,上馬,“小十郎,這祭典瘋子交給你了。”

慶次聳聳肩,向旁邊退了兩步。“政宗,你知道為什麼謙信和武田大叔要互相耗那麼多次嗎?不過,如果你能想通這個問題,你就不是伊達政宗了。”慶次揮揮手,消失在樹林之中。他看見伊達軍重新啟程,笑著歎氣。

細密的樹影遮蓋在地面,曲折著滿地的心事。

“其實,我也不明白啊。你也一樣吧。半兵衛。”

 

——————除了甲斐之外。我還有重要的東西。

——————我喜歡政宗殿下。像喜歡甲斐一樣喜歡政宗殿下。

 

第五次的戰鬥,龍與虎都敗在伊達軍隊的奇襲上。

政宗看著上杉不經世事的白衣逐漸被血染紅。最後倒在武田身旁。

他空洞的眼睛印著山路落滿的楓葉。突然想起庭院裏的山茶。

也許已經枯敗了。

 

也許是最後一次了。

幸村發怒了,因為主公大人,也因為伊達政宗。

“這個就是約定的決戰時刻嗎?我明明……不是這樣想的啊!!”千兩花火,燃盡幸村音尾的哭腔,“政宗殿下……我絕對不會原諒你做出的這種事情!!”

對。就是這樣。認真的一決勝負吧。

“亂世,沒有友情和愛情。只有勝負之分。幸村,這個道理,你要多久才能明白!!”政宗終於使用龍爪。

冰冷的顏色和溫度,骨骼突出,纖長的手指與指上的傷痕。想像過多次政宗使用所謂龍爪的樣子。龍爪,即是六刀。六倍的無情和六倍的傷痛。

幸村突然發覺。

他不喜歡政宗的手拿武器。

 

他喜歡他的手端著白瓷酒杯喝冷酒。

他喜歡他的手煩躁的推開團子。

他喜歡他的手把盤子和酒杯遞回竹窗。

他喜歡他的手揉著自己的頭髮。

 

而現在。他手拿著的武器刺穿了他的胸口。

 

“政宗殿下……”幸村努力的擠出一貫的微笑。失去支撐的身體跪在地上,原本就是紅色的衣服,被血染成更深的絕望,“果然……是對的啊……我一直相信,政宗殿下你能夠取得天下……”

“勝負已分。”政宗沒有靠近他。政宗告訴自己,沒有後悔。告訴自己,自己是對的,“喂,你明白了吧。你這種天真,是沒有辦法活在亂世上的。”

世界故意安靜,讓政宗清清楚楚聽到幸村的聲音。

 

“我最喜歡……正宗殿下。”

 

【如果可以的話。也許我也會去試著,相信。】

【相信我喜歡你。】

 

斷槍與淒涼的孤墳。符合戰場的清冷。

政宗站在簡易的墳前。

“這段時間,我很快樂。”

 

【最快樂的事往往伴隨著最悲傷的事。】

【最快樂的事。遇見了真田幸村。】

【最悲傷的事。失去了真田幸村。】

 

回澳洲的路上。政宗沒有笑過。

清冷。一如從前。

 

 

 

 

 

尾聲

 

很多很多年之後。

澳州筆頭都會去甲斐過冬天。

他自嘲像候鳥一樣,居無定所。

 

竹屋。冷酒。從來不碰的雙人份團子。

永遠空出的右側座位。

 

他說。

習慣養成之後。就改不掉了。

 

 

 

 

 

 

 

 

 

 

 

 

 

+FIN+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