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影天殊

生生世世如我浮華,不過一場水月鏡花

 
 
 

日志

 
 
关于我

戈少:抖M蠢逼【写手】兼全能渣滓三观不正中二好少年 / 幻三四楼紫X古剑觞恭X仙四云紫X仙五凡幽书石 / 企鹅罐+夏目追击中 / 永遠的十七歲,時而明媚時而憂傷最喜歡搞瞎別人雙眼,愛生活愛game愛人类爱肉球,光面折原臨也影面阿伊.本体饕餮吃货一只

网易考拉推荐

【潘多拉之心】引力游离【cp:文布 / 完结】  

2009-12-30 19:49:33|  分类: [垃圾场]其他文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但是。为什么所有人都讨厌我呢。】
【那就让我改变吧。扭曲了。疯狂了。崩坏了。无法复原了。】
【一个人无法存活。一个人无法做到。所以求求你。至少记住我的存在。】
【干脆把所有的感情,也变的扭曲就好。厌恶我。嫌恶我。憎恨我。这样就能记住我了吧、不再被忘记。不再是一个人了。】
【然后,破坏世界,扭曲世界。】
【然后。我就普通了吧。】

“其实你只是想被人喜欢上吧。”

亡灵站起来,拂去自己身上的雪,黑与白的组合变成世界的极端。在空无一物的雪原上异常的刺眼。
黑色骑士拖着困重的身体离开,清浅的足迹继续被雪所覆盖。目送他离去的金发少年,撕扯开不可一世的微笑。他安静的等待女仆帮自己系好厚重的披肩,过长的衣摆下掩藏住右手,拖着刚刚从城堡里带出来的兔子布偶。
白色的兔子穿着可笑的黑色礼服,没有茶会参加。没有带着怀表。
少年拉住兔子的手臂,用力扯向不同的两边。线断裂,棉花露出。

“其实你只是没有办法喜欢他人吧。”上 【乐园迷路】

【迷路的孩子们寻找着乐园。】
【他们唱着同一曲调的颂歌,穿过山川,河流,天空。梦境。】
【寻找着可以安眠的乐园。】

四轮马车驶过令人不快的泥泞路面,发出奇怪的湿黏声响。从窗外看到16世纪末英国风格的钟楼,哥特式的指针缓慢的走动,面向十二点的罪恶一圈。
“真想不到你也会外出行驶任务呢,人手不足吗,文森特大人。”布雷克保持着一贯的微笑。很久没有穿过的潘多拉制服,散发出柜子中放置的人造香薰气味。
“是的,就算是我,也会偶尔接下潘多拉派下的任务呢,更何况这次任务还是和帽子屋先生一起,真是非常荣幸哟。”眯起冰冷的异色双眼,尽量用他讨厌的语调和表情作出回应。很满意的看着艾米丽在布雷克的手中发出好痛苦好痛苦的声音。
重新把艾米丽放回肩膀,“那么,来确认一下任务的内容吧,虽然只要把违法契约者给抹杀就好,但是还是进行一下基本事项的确认吧,呐,文森特大人。”从身后的携带品中翻出资料递给文森特,“那么麻烦你了。”
“午夜十二点的血染小巷……噗呼呼,还真是老套的设定呢~”文森特用纤长的手指敲着资料,干净纯粹的笑容让人产生瞬间的错觉,“不过,是个讨厌的时间,对我来说,睡眠可是相当重要的呢。”
“嗯,是啊,本来我就没有两个人一起执行任务的觉悟,你可以安安静静的睡觉直到死为止哟。”布雷克从他手中抢过资料。“好了那么到此为止。”
“睡眠是很重要的哟。帽子屋先生。”文森特将右手撑在窗棂上,随着车的颤动而轻微摇晃,异色双眼映着车外的流动过的昏暗灯火,深谙的红与金。目光偏向布雷克,与自己同色的猩红眼睛,和外表完全不一样的世界浑浊。
文森特伸出手扶住布雷克的侧脸,同样冰冷的两侧皮肤贴合,互相形成抗拒。细软的皮肤如同蛇在爬行,战栗的快感顺着皮肤一点点侵蚀至全身。指尖划过布雷克眼睛下侧,无法掩盖的黑眼圈,日久堆积的无睡眠象征。
“因为不相信任何人,所以不能入睡吧。帽子屋先生,你的性格也真是令人讨厌呢。”笑容纯粹而干净,丝毫不掩饰的戏谑,扬起妖冶的弧度。
布雷克推开文森特的手,依旧保持着开始时的笑容,平静到像是秋木槿的盛开。“真是多谢夸奖。论让人讨厌这一点,你还真是完全不输给我呢。”
将目光移向消失在雾中的钟楼。

【现在还不能够睡。】
【直到最后的时刻到来为止。】
【都没有时间可以停留。】

“愿今晚是个好天气。”

>>>

执行任务前,从来都不会看对方的资料。没有理由的进行解决,才是最直接的手段。Give and take。是人生的基本原则。
事实上,只是因为太过善良。
文森特坐在破旧旅馆的床上,看着天花板上毫无干劲旋转的电风扇,身边散乱的是布雷克为自己准备的资料,完全没有翻过的这次任务,以及被翻烂掉他之前行使的无数次任务,做好记号的那些死去的人们的愿望和家人。
“真是个温柔的人呢,所以,我最喜欢这样的你了。”
拿起放在椅背上的外衣,披在身上扣紧。

所以。到底有什么愿望呢。
所以。为什么要如此堕落呢。
“现在放手的话,你还有救的。请乖乖和我们合作,违法契约者先生。”布雷克用细剑挡住疯狂的锁链攻击。
幼小的少年颤抖着身体,胸前罪恶的刻印已经行走至十一点,任何行动都可能激起下一格时间的走动,然后,被吞噬。被消灭。被拽入深渊。
“不会放手的……绝对……不会放手的!”少年声嘶力竭的喊道,“愿望……对……我的愿望,还没有实现不是嘛!”
“……不是的!清醒一点!根本没有那种……”
最终警告被打断,“闭嘴!闭嘴!你这种人,又能明白我的什么!”少年抱着头,努力的抗拒着现实。
最后。时间跳动了。静止在十二点。魔法消失的时间。
少年被撕裂吞噬在锁链深处,他最后的声音被隔绝在无法触及的另一世界。
“……等等,现在我就来救你!”布雷克躲过锁链的攻击,冲向黑暗的吞噬点。
空气中震颤着的音符,如同镇魂歌般流淌。时间空间都因此而静止。
世界沉入睡眠。
“你在做什么,帽子屋先生,靠近的话,可是会被一起拉到abyss的哟。”文森特从后面抱住布雷克,带着纯净的笑容,声线却一如既往的冰冷,“这不像是你会犯的错误呢,现在帽子屋先生应该做的事,是清理那个锁链吧。”
低着头,看着前额落下的散乱白发,被夜晚的湿雾所凝结,隐藏去所有的感情。“啊,是这样啊。完全……搞错了任务呢。”
空中出现疯狂制帽匠的黑色斗篷。否定。消灭。一切abyss的力量。
睁开了杀戮的眼睛。

用诱惑的声音。告诉你可以改变过去。
用残忍的现实。告诉你命运的不可抗力。

“还在想什么,任务已经完美的完成了哟。”文森特走到布雷克背后,还是用令人讨厌的方式微笑。
“完美……是在恶心的嘲笑我吗,文森特大人。”终于停止猛烈的咳嗽,擦干净唇边的血,身体终于临近崩溃边缘,侵蚀已经开始。布雷克侧过脸,趴在摇摇欲坠的护栏上。
过往的风吹乱前额的白色长发,abyss的意志,夺取的眼球。留下的伤痕。
时间对我来说,是绝对静止的。
时间对我来说,流逝的却比任何人的都快。
文森特揉揉布雷克的头发,无意识的让它们重新遮挡住残缺的伤痕。带着清澈的孩子气微笑,“不是你的错。”
“哈啊?你在说什么啊。”布雷克扬起头看着红与金的异色双眼,笑着打开他的手,“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别人,是不好的习惯哟。或者说,你令人讨厌的素质,又增加了一项呢,文森特大人。”
文森特无视掉针对自己的发言,拉住布雷克的手,转身走向里屋。
“去吃点东西吧。我有叫他们准备很多蛋糕哦。”
布雷克苦笑着跟上去。
“所以说,我最讨厌你这种人了。”

“彼此彼此。”

【想要被爱。】
【无法爱人。】
【最天真所以最残忍。】
【最残忍所以最善良。】


下 【迷路深渊】

【迷路的孩子们找到了乐园。】
【他们在那里选择长眠。乐园里没有光明。痛苦。快乐。悲伤。】
【乐园的名字叫深渊。】

所有人都出去了。连夏萝也不再这里。比以前冷清很多的潘多拉总部。
布雷克把整个身体裹在单层的白色辈子里,右手放在眼睛前,不停变换着手势,从自己仅剩的半边世界里,模糊的影像缓缓变化,不清楚的轮廓周围溢出落地窗外的阳光。
安静的看着这些模糊一天天变得更加缝合。
安静的看着落地窗外阳光存在时间越变越少。
还能坚持多久。
布雷克从床上坐起来,用力揉揉头让自己保持清醒,“艾米丽……?”环顾四周,寻找类似于布偶的身影,“真是的,艾米丽躲到哪里去了。”伸手去拿床边柜子上放着类似于艾米丽的蓝色物体,听到东西散落一地的声音,只不过是昨天雷姆给他带来的糖果罐而已,罐子落到地上,各种彩色糖果散发出甜腻的水果香气。
“在这里哟。”艾米丽趴上布雷克的肩膀,发出和以往完全不一样的声音。
把布偶从肩膀上拿下,牵起无奈的微笑,“真么难看的样子偏偏是被你看见了,最近没有去干什么坏事吗,你那种令人厌恶的气味好像减少了一点呢,沟渠老鼠。”
“沟渠老鼠吗……原来帽子屋先生私下是这样称呼我的啊。”文森特很自然的坐在床边,“我只不过是来探病的而已,不需要对我路出太大的敌意吧。”侧过脸微笑,过分耀眼的笑容加深了阳光的刻痕。
“把蛋糕放下你就可以走了,在你来之前我的状态都是出于很好的状态。”布雷克用被子蒙住头,同色系的宽松睡衣依旧是他奇怪的品位,暴露在睡衣外的皮肤苍白到失去血色,不用说是健康,就连是否存活都让人质疑。
文森特打开蛋糕盒子,拿出巧克力蛋糕然后用蛋糕叉分成小块。
“我还不至于要别人喂食这种程度。”躲在被子里的布雷克注意到文森特的动作,伸出手想直接抢走蛋糕。
“这个是我带来的,所以怎么处理它是我的自由。”文森特把蛋糕移到布雷克够不到的地方,带着令人厌恶的微笑,“听说夏萝小姐临走前规定了你一天的甜食摄取量哦。”
放弃抵抗,从被子里钻出来,把白色被单披在身上,“如果可以的话请整块喂食。”
为两人静止的时光。
文森特很有耐心的把每一块蛋糕都分成小块,然后给布雷克。
松软的蛋糕以及甜腻的奶油,侵蚀着口腔每一个角落。房间太过沉默。能够清楚听见那些糖分含量过高的东西滑进身体的声音。
放弃思考。重复着机械性的动作。等待文森特递过来的蛋糕。吞下。继续等着文森特递过来的蛋糕。
直到文森特停止动作。金属叉和瓷盘叠加,发出细微的撞击声。

“眼睛看不见了”
“嗯。”
“身体机能也在退化。”
“嗯。”
“你会死的。”
“嗯。”

布雷克抱着膝盖。被子完全从身上滑下,凌乱不堪。
然后他闭上眼睛微笑。
安静的像盛开出一株秋木槿。

>>>

文森特每天都回去潘多拉总部,带着蛋糕去探病。顺便去收拾前一天被布雷克搞得一团乱的房间。
两个人一直很沉默。文森特把蛋糕分成小块。然后喂给布雷克吃。
偶尔艾米丽会讲几个冷笑话,然后文森特讥讽几句。然后布雷克嘲笑几句。
布雷克会叫人提前准备好红茶。加糖和不加糖的两份。
这样消磨下很多个午后。

“随便说点什么东西吧。”吃完蛋糕的布雷克向床前移动,靠在支撑顶帘的柱子上。落地窗外的阳光,包裹着他全身,模糊的视线轮廓,如同上了一层保护膜,“说什么都可以,或者拿那边的书读给我听就可以。”
文森特给他讲了一个很奇怪的故事。语速很慢,随时打算听取布雷克的嘲笑。
他的故事说。被关在地狱的一个罪人,爱上了另一个罪人,他努力的让那个人喜欢自己,努力到连自己都觉得可笑的地步,最后对方对他说,其实他无法爱上任何人。
因为罪孽太过深重。
所以失去爱与被爱的资格。
布雷克一直很安静的直到这个故事讲完。
沉默蔓延了几分钟后。布雷克问,“你的故事说完了?”
文森特保持着一贯的微笑,妖冶而纯真的孩子气弧度,“只是个无聊的故事而已。已经说完了。”
布雷克又停顿了一会。最后告诉文森特。
“我听不见声音了。”
依旧是清浅的微笑。如同盛开的秋木槿。
“文森特。”
秋木槿的香气渐渐消散。零落一地。
“我觉得很累,应该要好好睡一觉了。”

花事了。

文森特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站起来,对布雷克鞠躬行告别礼。
然后靠近他的耳边。说了一句他无法听到的话。
因为听不到了。所以才有勇气开口。
文森特笑了。眯起异色双眼。笑得天真纯粹。带有孩子气的唇角,妖冶的被牵动。

“谢谢。”

离开时听到这样一句回答。
无懈可击。

【Good night.】
【Good knight.】
【两个人。】
【半句冷笑话。】

终 【最后流放】

【其实你只是想被人喜欢上吧。】

掀翻了已经摆好的棋局。黑白的棋盘掉在地上碎成几片。
雕制精细的棋子散落一地。如同那天在他房间看到的水果糖一样。
歇斯底里的用剪刀剪碎深紫色的窗帘,以及放在桌子上装饰的黑色玫瑰。
完全落入了另一个世界的黑暗。
同样的罪人。互相救赎。
失去了其中的一端。平衡打破。世界崩毁。
连他的金色长发也变的如此深谙。

文森特跪在地上,从一地棋子中找出黑色骑士。
被摔坏的骑士,裂口割伤了他的手指。暗红的血液渗透进棋子里。被木质纤维瞬间吸收。
被扭曲的异色双眼,依旧是原来干净清澈的红与金。

“其实我只是想被你喜欢上而已。”+fin+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